末璃

相信我,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大大,编写着自己的人生!这里小璃,佛系更文。

这里末璃,可以叫我小璃丶江璃或末末。

佛系写手,垃圾文笔。

是新人写手,不是太太。

主吃羡澄

凌澄也吃

江澄是我捧在心尖上的宝贝,谁骂拉黑一条龙服务谢谢。


欢迎各位小伙伴来评论留言。

[羡澄]无情之道(九)


*文笔渣,慎点



*邪教,忘羡粉勿入!




*我知道还欠很多梗,我……




*接受往下翻



江澄听了这话,眉头微皱,扯出了一个生硬的笑。许是因为许久没笑了,他这个笑竟然有点像哭。



魏婴本以为江澄不会理他的,平常江澄就当他空气一样,可现在却……



这不对劲,他想。“这太不对劲了,江澄今天太反常了。”



“我怎么反常了?”是江澄的声音。他刚刚好像把最后一句话给说出去了……



“没丶没有。”他讪讪的答道。心里却还在思索着。他试探道:



“江澄?”




“嗯。”




“师妹?”




“滚!”江澄气恼的拿着紫电就要抽他。




“……阿澄。”两个字说得低沉丶缱绻。




江澄愣住了,他已经太久丶太久都没被人用这种亲密丶关怀的语气叫过了,久到他自己都记不太清了。




魏婴见他这般,道:“你……是不是……”有事瞒着我?




江澄眼里各种情绪交杂,但很快,就把所有情绪埋在眼底,那双以往灵动的眼睛里,现在犹如一潭死水,掀不起任何波澜,也看不清任何情绪。




倒真是“三毒圣手”了,魏婴想。




他想问的事都被江澄这一双眼睛给止住了。




他第一次感到了害怕。




不是类似于畏惧的害怕,笑话,他夷陵老祖从未怕过谁。





而是害怕失去的害怕……




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,他问出口:“江澄,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?!”颤抖着的声音给人一种快哭了的感觉。




但魏婴问完就逃了,他怕听到的是那个他一直不敢相信的答案。




在魏婴走之后,江澄静立了很久,半晌,看向窗外,才缓缓开口道:




“寿命……好像只剩下一个月了呢……”



--------------以下为我的碎碎念-----------

猜猜澄澄叫他师父帮什么忙了?



[羡澄]无情之道(八)

*忘羡粉勿进!


*文笔渣,慎点!


*接受往下翻


魏婴闹得那么大动静,江澄自是听到的,虽然他现在已斩断情丝,但听到最后一句,心里却还是有些触动的,可惜……他摇头,这已经不重要了。他有事要办,不过他一走,魏婴肯定是要追上来的。



那要怎么办呢?……他心情突然烦躁起来,魏婴现在还在门外,自己的卧房又没有别的出口……窗…对了!后窗可以出去,那里应该有一条小路,通往外面的街道,是自己和魏婴小时候偷溜出去玩的时候发现的。




他翻过窗,拨开一片灌木丛,果然有一条小路在那里,他四下望去,以确保没人了才踏上了那条小路。




江澄顺着小路走到了街道上,他拐七拐八,绕了许多巷子走到了一个破旧的小屋前,敲门——咚——咚咚!一长两短,只听一个老人的声音传来:



“进来吧。”



江澄推门而入,如果是别人肯定会惊奇,因为这个屋子里没有一个人,但江澄却是规规矩矩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行了一礼,开口便是一句让人惊讶到无以复加的话:



“师父。”



“……说吧,你来这干什么?”江澄口中的“师父”开口道。


江澄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我求您帮我一个忙。”


“你确定?这个忙我要是忙了你不会后悔?”


江澄坚定的道:



“嗯!”



魏无羡,这次,我可是把所有都押在你身上了啊……




他们两个人,什么都知道,却也什么都不知道。一个人不愿说,而另一个人不能说。纠缠至今,分不清你我,也划不清界限。



如果魏无羡是喜剧中的主角,那么江澄,就只能是喜剧中带着面具的小丑。



魏无羡曾经可能是真的想要守着双杰的诺言过一生的,可是,他那属于江澄回忆里的一生……已经过完了……



魏婴看着江澄一天天消瘦下去,他发现,江澄脸上除了严肃或是认真的表情之外,再无别的表情了。他对正在处理公务的江澄说:



“江澄……笑一笑吧……这样绷着太累了。”




求你了……再笑一笑吧……


--------------以下为我的碎碎念-------------

来发文证明我还活着。

最近要期中考试了没什么时间更文,对不起!让你们久等了。







澄澄生贺文(羡澄)

*祝澄澄生贺快乐

*是我们群里的人接文的

*忘羡粉勿入!

  踏着这光阴而走,折一笠风,一袖苍白的月。
  都说这云梦好,碧水云天。
  魏无羡觉得果真如此,盛夏的云梦,烟云的日月。
  暮春刚过,已是仲夏,池中的莲在月光下徐徐地舒展。一阵风吹过,夹杂着夏天的凉意,吹散了魏无羡没有束起来的墨发,一身紫衣随着池水荡漾,说不出的俊朗。

  “魏无羡你大半夜来这儿干嘛?有病啊?”

  江澄站在岸边,看着那人哼着小曲,在夏季幽暗的夜里独立船头。

  听见他的声音,船头的那人回头一笑,在昏暗的天空下明亮的不可思议。

  江澄愣住了。

  脸上不知怎的泛起了薄红,“还好在夜里看不太清,不然可就尴尬了。”江澄想。

  他偏过头努力使自己不去看魏无羡,可魏无羡却不干了,他把江澄的头扳过来,双目相对,江澄觉得自己的脸此时一定很烫,他们现在的距离很近,近到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。
 

少年人懵懂,彼时心中跳跃的火苗意义为何还尚未分明,就像观望对岸的渔火,美好而朦胧。

江澄心下一惊,意识到自己的时态,忙甩开他的手,别扭的不看眼前人。魏无羡也不恼,兀自笑笑,便坐在船头,从胸口出掏出一节短笛,悠悠吹颂起来,一派世家风流公子的模样。

江澄望了望对岸的忽明忽暗灯火,心想他这大师兄怕是又要叨扰哪位倒霉姑娘,便呛过去:“难听死了,快别吹了,扰人清梦!”

谁知他这大师兄竟真就停了,泄气一般看着他,眸子被灯火照亮,却看不清表情。

“让你停还真停了,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听话过,怕是自己也觉得难听了?”江澄平日里次次斗嘴被魏无羡压一头,这次好不容易占了上风,绝对都要讨回来!
只见魏无羡在船头朝他勾勾手“过来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江澄早就觉查出他大师兄今日有什么不对劲,但还是鬼使神差般走了过去,边走嘴里还嘟哝着:
“你是不是又犯什么事儿了,要我替你背……!”

话还没说完,他就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 

  车在这

   ↓

https://shimo.im/docs/d94CUKBCa5cnw7QM/ 《澄澄生贺文(羡澄)》 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--------------以下为我的碎碎念-------------

@莬  @文风不对啊…  @江深 这几位和我一起接的文。她们的文笔超好啊啊啊!

最后车是我开完的……肾虚😂

我还是很纯洁滴对不?

发个预告,在澄澄生日那天,我和群里的人会接文开车哦

建群了,喜欢羡澄的小伙伴进来~,群内可接文,可闲聊,欢迎进来。

[羡澄]无题

*没名字就叫无题了,想不出……


*此文祝魏哥生贺快乐!



*忘羡粉勿进!



*现代

魏婴是学校里成绩最好的人,也是学校里有名的人物,但这名嘛,可不是什么“美名”,而是……


“听说魏哥今天把蓝老先生的胡子拔了!”



“我天!这么大胆的吗?”


“对啊对啊……”


一群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。



而此时的魏婴……正在努力追妻中……



魏氏追妻第一法:不要脸加花式撩。



魏婴看着他面前的江澄说:“你是我眼中最美的风景。”换回了江澄的一顿暴打加白眼。



失败……



失败!



又失败!



已经全部用光了,他看着江澄,说:“我认真的,我喜欢你!”然后他听见了江澄说:


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


于是就这样追妻成功了。



但江澄可是学校的校草之一,所以魏婴拐走江澄之后,就天天被女生追……



着暴打……



每次都要江澄给他上药,然后占占小便宜。



江澄:“原来你是这样的人!”



----------------以下为我的碎碎念-----------

短小无力

祝魏哥生贺快乐!

没想到我这个渣渣也有100多fo了,那么……

100fo点梗,cp羡澄哦。

占tag致歉

[羡澄]无情之道(七)

*文笔渣


*邪教


*忘羡粉勿入!羡粉勿进!


*接受往下翻

魏婴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崩溃了,没错,他刚刚还强撑着,希望江澄能听他的,但是……事与愿违。


其实,他早该知道的,他们之间……


永远都回不去了啊……


那个明媚如太阳的江家少年郎,终是消散在回忆里。


但……又能怪谁?是他亲手斩断了他们之间的情分,是他,无情的说出“对不起,我食言了。”这句伤人的话!


然后头也不回!不管江澄哭的再怎样撕心裂肺,径直走出了那个黑白、全是痛苦的世界!


嗯……他是走出来了,可是江澄呢?!


他却还在里面画地为牢,那些痛苦的记忆让他多日难安!而他,却逍遥自在,游山玩水,身边有蓝湛陪着。

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
“对不起!……”他知道说这些只是徒劳无功,可除了这句话,又能说什么呢?


他们之间,到底还是应了江澄那句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渐行渐远。


魏婴又一次哭了,撕心裂肺。


“江澄……”


“阿澄!……”终是这么叫出声。



他想起前世和江澄的种种,突然哭得更大声了。


他现在才想起:


“江澄……可是他前世拼了命都要保护的人啊!”


可,他回来后做了些什么?


打伤江澄?还是……对他说什么“我食言了。”


可笑至极!


魏婴擦干泪水,苦笑着说:



“阿澄……你的师兄…他回来了……”


可惜……太晚了……

--------------以下为我的碎碎念------------

下章助攻可能就会出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