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璃

相信我,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大大,编写着自己的人生!这里小璃,佛系更文。

[羡澄]夫夫沙雕日常

*忘羡粉勿入!!!



*邪教



*对不起我爱上了沙雕文


[一]


江澄:“如果…我和你妈…同时……”


魏无羡:“我会根据你们两个动作的难度系数和入水时的水花大小酌情给分。”


江澄:“……滚!”


[二]

魏无羡:“我觉得我一无所有。”



江澄:“瞎说什么呢——”


魏无羡:[高兴地抬起头]



江澄:“你不是有病吗?!”


魏无羡:“……”

[三]

魏无羡:“我好怕啊。”


江澄:“……你再作一点!”


魏无羡:“我好怕怕啊!”

……

[四]


魏无羡:“我告诉你啊,昨天我和江澄看鬼片他居然吓哭了哈哈哈哈,他真胆小!要不是我吓晕过去了我一定狠狠地嘲笑他!哈哈哈。”


江澄:[在不远处看着,阴沉着脸]

------以下为我的碎碎念-------

魏哥我跟你嗦,你这样是会被打的

请个假

这段时间我都没有更文……觉得挺对不起你们,然而我们元旦回来就要月考,月考完了就要期末考,时间比较紧,所以就请个假,说明一下,这段时间我要复习,等我考试回来了,我立马更文。不会拖太久的

[羡澄]江宗主哭过吗?

*文笔渣,慎点!



*纯粹一时兴起,非常短小!


*忘羡粉勿入!



*邪教



*接受往下翻



江宗主哭过吗?



聂怀桑:“唉?江兄吗?我倒是没见过他哭过唉。”



金凌:“舅舅的话,应该没有吧?他从未在我面前哭过。”


金子轩:“没有,我没看见他哭过。”



魏无羡:“当然哭过啊!在他小时候,长大后的话,他不会哭,就是硬撑——毕竟,在我死的时候,他没有哭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他从未哭过,至少,在我们面前,他做的很好!”



江澄,你知道吗?你做的很好!

官宣下

本人也有cp辽, @沐子 我cp。



是个人美心善滴小姐姐,不许跟我抢哦



她是受,我是攻。哈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吧,因为她比我还受。




以后我俩一起发刀,热爱吃刀的小可爱们接住哟




当然,糖也会发哒



狗粮什么的以后请慢慢吃



本人申明下


杂食党,但不吃wx!不吃wx!不吃wx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

本命江澄,少主王耀,安迷修。



江澄排第一!




魔道已踏入半黑状态



以上,0K?




最后



欢迎找我玩嗷~

[羡澄]无情之道(十二)

*忘羡粉勿入!!!






*文笔渣,慎点!





*邪教





*接受往下翻





其实江澄想过,若是魏无羡回来了,像现在这样对他,也许他还可以沉溺在云梦双杰的梦里,永不醒来。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,纵使再怎么逃避,也还是要面对。






“都过去了。”是魏无羡说的。是他亲手毁了自己年少时的诺言,用刀切割的支离破碎,连一点也不剩。相信他的,也永远只有那个名为江澄的傻子。





以前有多相信,现在就有多不信。他是真的不敢信了,他怕到时候魏无羡又给他的心里划一刀,他可不想这样。






可现在魏无羡那狼狈的样子着实是打动了他,罢了罢了,就再信一次,最后一次。






即使最后结果是飞蛾扑火,他也认栽。他自已的选择,即使后悔也错在他,能怎么样?





他还在想,但魏无羡却开口了,沙哑的不成样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刺耳:





“江…澄……我说真的,再给我一次…机会……好不好?”






江澄挑了挑眉,道:





“好呀……那我问你,如果重来一次……你还会救温家姐弟吗?”






魏无羡沉默了。






江澄看他这样子,用手臂遮住眼眶,谁也看不见,他眼里最后那丝名为希望的光……泯灭了。





他唇角微勾,溢出一声:





“呵……”


生命倒计时:27


-------------以下为我的碎碎念-----------

可能有些看不懂,我解释下。

修无情道生命会很短,我前面也说了是要以燃烧生命为引的。无情道修为越高,生命就越短,所以澄澄选无情道就等于慢性自杀啦,另外,有什么不懂可以来问我哒。

[唐多]喜欢


*私设墨多多16岁,唐晓翼19岁


*文笔渣,慎点!


*接受往下翻

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呢?墨大侦探想。


他不知道。


“那你喜欢谁呢?”面前的人这么问他。他脱口而出:“唐……”却又硬生生的止住了,唐……晓翼?为什么会想到他?那个毒舌且可以把他怼到说不出话来的人,他们两人早已习惯了每天互怼的相处模式,但每次都是他落下阵来。


真是个讨厌的人。他想。


但他好像喜欢上了这个讨厌的人……

“唉……”他叹气,心想喜欢谁不好偏偏要喜欢上这个人……后面传来的一声“谁啊?”让他意识到自己刚刚好像把那句话给说出去了……



他尴尬的转过头,是唐晓翼,他正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,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,墨多多暗道不好,每次他一露出这种笑容就代表着他要完了。


“呦,墨大侦探有喜欢的人啦?那么……能告诉我是谁吗?”不知是不是墨多多听错了,他感觉唐晓翼的语气里有一点点的……失落?


应该是听错了吧?他想。然后对唐晓翼说:“不、不告诉你。”因为紧张导致他说话结巴,唐晓翼听到这话,挑了挑眉,走近他,两人现在的距离很近,墨多多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加快,也不用说了,现在自己的脸一定非常的红。


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唐晓翼,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……。”算了还是没办法说出去……



……


未完待续……

--------------以下为我的碎碎念----------

最近入坑的唐多……hhh




突然发现竟然200fo了……,那就……点梗吧?

cp羡澄哦

(虽然我100fo点梗文还欠着)

恭喜我又多了一个坑


占tag致歉!

[羡澄]无情之道(十一)

*文笔渣,慎点!




*忘羡粉勿入!!!




*邪教,接受往下翻




江澄这话像一把锋利的匕首,狠狠扎进魏无羡的心,把他的心搅的生疼。他跌坐在地上,说不出话来。因为江澄说的话句句属实,让他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找不出来。“回不去了吗……?”他说,江澄听他这话,嗤笑一声,脸上挂着的是他所熟悉的嘲讽。





江澄开口道:“魏无羡!你还想回去?你竟然还想要回去?呵,当初是谁在乱葬岗上说‘不必保我,弃了吧’,又是谁在祠堂,当着阿爹阿娘阿姐的面,说出‘都过去了’这种话?魏无羡!你心可真大啊!用一颗金丹就抵了我江家上百条人命!我是不是该叫你魏大英雄?”他此时怒气已经到了极点,竟吐出一口血来,魏无羡见他这般,连忙就要上去扶,却被他挥开。





魏无羡看着被挥开的手不知所措,江澄看着他,良久,才吐出一句:“……魏无羡,你回去吧……回到云深不知处去,蓝湛应该找你找着急了……”快回去,永远都不要回来,也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。





魏无羡一听这话,急了,他拽住江澄的衣袖,提高声音道:“我不回去!我陪你守着莲花坞,以后我当你的下属,一辈子扶持你!好不好?”






江澄听到这话,身子僵了僵。但很快,他就恢复了原本的样子——疏离、淡漠,他把衣袖从魏无羡手中扯出,道:“……不必了,你还是回去吧……”魏无羡似是不可置信,往后退了几步,过了一会,才艰涩的从嘴中挤出三个字:“……为什么?”






为什么?江澄想。为什么什么?






为什么我们回不去了?还是为什么我变了?这真是个可笑的问题啊……魏…婴。





他看着脸色惨白的魏无羡,缓缓开口:






“那我问你,凭什么?”






凭什么用一颗金丹就抵了江家上百条人命?





凭什么将过往用一句话轻飘飘的揭过?





还有,凭什么……食言?






既然你这样,那往后余生,也不必再见了……






魏无羡听到这话,双眼空洞,嘴里重复说着江澄说的话:“凭什么?”凭什么?他在心里这样问自己,他突然发现,自从献舍回来后,自已做过的哪一件事像是魏婴干的事?像是云梦魏婴干的事?江澄的脾气自已应当是最了解的,可……他都干了些什么?





江澄看着魏无羡,魏无羡也在看着江澄,似是在回忆前尘过往。





不过,当初是魏无羡放下了,而江澄却还一直在过往里挣扎,现在倒好,反了一下。







良久,魏无羡道:“江澄!你给我点时间!我会做好的!”







我还有时间吗?江澄想。







“来不及了……”他道。来不及的,魏婴。








我没时间了。







别徒劳了,从一开始就注定了,这样的结局。






“天命……不可违。”






“如果我偏要逆天而行呢?”





“……死。”





“我记得你以前从不信命运的。”





“……嗯”





现在……只不过是,认清现实了而已……







修无情道的人,生命都很短,若修炼到巅峰,只怕是……神魂俱灭了。








“从此之后,此间再无江澄这人,有的只是……三毒圣手。”他说。





下雨了……




生命倒计时:28



-------------以下为我的碎碎念----------


完了我看这走向隐隐有be之势啊

努力he……吧?(毕竟之前信势旦旦的说一定是he的)













[羡澄]无情之道(十)

*忘羡粉勿入!

*邪教

*文笔渣,慎点!


*接受往下翻

江澄已经几日没有见到魏无羡了,鬼知道这厮跑哪里去了,他心想。




但他也懒得管,随他吧,反正迟早他要走的。他走到窗前,看着满坞的莲花,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

也确实是这样,对他来说,江家覆灭前的莲花坞是一世,重修后的莲花坞又是一世,这不一样了,所以他也跟着不一样。



不管以前怎么样,那都是‘以前’,就像魏无羡说的‘都过去了’,也不必去纠结过往种种。




何必呢?




这么想着,门却突然被人撞开了,他转头,是魏无羡。魏无羡此刻双目通红,狼狈不堪,他直接拽住江澄衣领,声音沙哑得不成样子,他道:



“江澄!我告诉你!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!要么一起生,要么一起死!”



江澄瞥了他一眼,那眼里是他最害怕的漠然,他突然觉得口干舌燥,他开口:“你忘了——”他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。



“不记得了。”江澄道。



“怎、怎么可能…怎么可能……”魏无羡不可置信,他现在像个疯子一样。





江澄嗤笑一声,他说:“魏无羡,怎么不可能?你难道要我陪你一起陷在过往里感动吗?可是……凭什么?”





以前是一个傻子和一个疯子,而现在,傻子不傻了,而疯子却仍然如旧。




无情道…大进。






……





生命倒计时:29



-------------以下为我的碎碎念------------

本来说好周五更结果那天家长会,手机被没收了……对不起啦……

[羡澄]念君不归

*此文是我们群里接的

*忘羡粉勿入!

*邪教


   途径云梦星河,踏碎满溪莲蓬。

   人生若画,每一笔都是自己画上的,既已种因,终当结下果。命运,他人,自身,江澄终其一生,结下的果,是好是坏,也唯有独自吞下。

  只是他寻觅一世,究竟何为真实,何为虚无?

  看着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藏在那姑苏抹额的身后,他觉得他不会祝福这二人,或许可以放一把火让他们去当一对炭烤鸳鸯。

  他看着那黑衣男子骑着毛驴,眉目带笑,好像又看到那个莲花坞的午后,微风正好,身后是一片盛开的莲花,和那个玄衣少年唇边浅浅的微笑。

  “你做家主,我做你的下属,一辈子扶持你,永远不背叛你,不背叛江家。”

  他认定他不会离开,也不会变。

  然后睡在那个云梦双杰的梦里,不愿醒来。

  “对不起,我食言了。”

  真是有些遗憾,他还是离开了。

  他轻笑一声,暗叹自己都什么时候了,还是陷在过往里,走不出来。当真是……老了吗?他才发觉,昔日意气风发的少年,如今因为过度疲劳,脸上已经有了些许皱纹,头发里也有几缕白丝。

   他轻叹着,慢慢走到一棵树下,用手刨开泥土,只见一坛酒埋在那里,他看着那坛酒,陷入了回忆里……

   “江澄!你看,这是我从外面给你带回来的酒!可好喝了呢!”魏婴因为刚从外面回来,浑身脏兮兮的。偏偏他还使劲去蹭江澄,果不其然,江澄被他这一弄黑了脸,张口就骂:“魏、无、羡!你快给我滚去洗澡!不然待会有你好看的!”魏婴被他这一吼给吓得缩了缩脖子,刚想开口又看江澄作势要打他的样子,只好乖乖闭嘴洗澡去了。

   待他洗好之后,看江澄还在门外,又嬉皮笑脸凑上去,把手中的酒递给江澄,说这酒怎么怎么样,江澄被他吵的连忙捂住了他的嘴道:“停停停!这酒我现在还不想喝,留着以后再喝吧?”魏婴笑着说不好,总得喝一杯不是?江澄只想快点回房,也就应了,两人交换喝完江澄就回房去睡了,殊不知,在他走之后,魏婴低声说了一句:
   “这应该算是交杯酒吧?阿澄……”
    江澄笑了,却有泪水沿着眼角流下。
    他们两人终究是……走散了。

    如今他亲手挖出了那人当年埋下的酒,掀开后酒香四溢,比那时更浓烈的醇香飘上鼻尖,江澄仰头,还是没能阻止泪水滑落进酒坛,混入酝酿多年的酒水。

酒还未喝完,能陪他喝酒的人却已离去了。

接着他嗤笑了一声,携起坛口一口气把酒灌进了口里。

云梦的酒辛辣又甘甜。江澄静卧在树旁,与秋日的枯草为伴。

他明知今日已是强弩之末,可那张开的嘴角与未尽的言语似乎还想去挽留一丝什么,可那是什么呢?他们之间什么都不剩了,欠下的都已经还了。魏无羡单方面宣布想要开启一段新的人生,那江澄还该不该继续追讨?可又追讨什么呢?
就当我还江家的,那人说。

“魏、无、羡”江澄喃喃道。这么多年了,从一开始,我江澄这个人对你是什么?你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?是恩人的儿子,还是江家的宗主?哪怕有一天,有那么一天,就在我向你吐露爱意的时候,我希望你可以只把我看作江澄。就像我对你一样。可是,没有,你从来都没有,今天的话语就连我夏日荷塘中缱绻的梦都给打碎了,锋利的碎片扎了满手。
决裂并不是在今天,嫌隙的种子早已埋下,他在观音庙里的默然,在祠堂中的冲动,在不夜天城的逃避,在伏魔殿中的猜疑,以及他在他嘴角轻轻一吻。
魏无羡喝着天子笑,他已经进入姑苏的境地,莫名的想起了他儿时在云梦的酒。他出神了一会儿,感受到身旁蓝湛投来的目光,笑了笑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 满地残阳,长河饮马。

  云梦仍在,旧事亦在,但世事已变。

  夕阳之色穿透了江澄的身体,他微笑着,看着那方莲池,看着那少年的身影越来越淡,连同那熟悉多年的笑靥也越来越淡,他那双桃花眼对着九霄清月,盈满了光辉。

  少年没有从回忆里走出,却出现在了江澄的梦里。
  他自那方莲池而来,披了满肩的光华。这一瞬,到底是解不开了。

  云梦山水如烟,历经转烛万事。

  此间再无少年,只余枯莲落晖,终不复存。

-------------以下为我的碎碎念-----------

@Aka  @江深 和我一起联的文,吹爆她们!!